当前位置: > 体坛资讯 > 棋牌新闻 > 正文

为何围棋热象棋冷?国际化让围棋更有“偶像感”

作者:95体育 时间:2019-04-11 切換為繁體中文


围棋热、象棋冷

  来源:新民周刊 

  阅读提示:这种偶像效应,在60年代到80年代初,中国象棋领域早已有之。当时,中国凡会下中国象棋的,有几个不知道胡荣华“胡司令”?

  在中国,到底是围棋人口多,还是象棋人口多?

 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。

  汉森妈妈说,她满眼都是下围棋的孩子。通过上海市围棋协会官网报名升级比赛的时候,汉森妈妈能在10级升9级那三百多孩子的名单里,一眼看到儿子幼儿园的同班同学、自己娘家邻居的小孩、同事的小孩……

  中国围棋队总教练俞斌九段日前透露,中国围棋人口达4000万,且随着青少年围棋人口的不断增加,围棋人口还在增长中。4000万,这一数据看上去不少了。然而,上海书店出版社资深棋牌编辑杨柏伟却说:“在中国,中国象棋人口,起码上亿!许多地方,男性几乎人人会下中国象棋。围棋人口目前还远远比不上中国象棋人口。”杨柏伟说,多年来,中国象棋的棋谱、棋书,销路远好于围棋棋谱、棋书。过去如此,现在仍如此。

  杨柏伟也承认,近些年来,在京沪穗等一线城市,围棋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一般,加之国际象棋、桥牌,甚至国际跳棋,都有了商业培训机构,而中国象棋在这方面,似乎有点儿过冷。杨柏伟认为,“围棋热、象棋冷”,倒也不是个伪命题。

  象棋人口比围棋人口多

  棋运兴衰系于国运兴衰,这一点,得到记者采访到的许多围棋业内人士的认同。

  1909年,日本棋手高部道平四段来华,我国名手都被高部降为让子,可以说,当时的中国围棋,与日本相比,不堪一击。上世纪80年代中期,中日围棋擂台赛时期,正是日本经济如日中天的时代。总体上说,中国围棋顶尖人才数量不如日本。可聂卫平如出生猛虎,连续几年上演单挑多名日本九段高手、直捣黄龙的戏码。

  “那时候,我正上高中、大学,我就是看到聂卫平的壮举,才开始学围棋的。”苏州吴江区围棋协会副秘书长徐凤鸣如此表述,“当年中日围棋擂台赛点燃的围棋热情,在我们这一代大学毕业生中,一直没有减退。如今,我们这批人更有精力、能力去做围棋推广,希望把当年擂台赛点爆的围棋热,延续到下一代、下两代人身上。”

  回顾当年的中日围棋擂台赛,比聂卫平年轻整十岁的江铸久,是中方第一位连胜英雄。他在1984年首届擂台赛上,在第二局出战,连胜依田纪基、小林觉、淡路修三、片冈聪、石田章,打破了日本围棋高手不可战胜的神话,传为一时佳话。

  江铸久的另一段佳话,则是与上海女棋手芮乃伟结婚。之后,他定居上海。早在2011年,就有媒体披露,江铸久在上海开班教棋。不仅点拨职业选手,还教入门班。近几年,江铸久则在宁波四明山开班,主要是寒暑假,短则5天,长则7天。

  杨柏伟对记者说:“80年代的中日围棋擂台赛,一下子点燃了中国人对围棋的兴趣。再加上宣传得力,让当时的‘天之骄子’大学生们喜爱上了围棋。”在中日围棋擂台赛火热时,《新民晚报》不惜版面,以新武侠小说般的笔法报道擂台赛。江铸久、钱宇平、曹大元、刘小光、马晓春,直到聂卫平等一众高手的涌现,产生了光环效应、偶像效应。

  其实,这种偶像效应,在60年代到80年代初,中国象棋领域早已有之。当时,中国凡会下中国象棋的,有几个不知道胡荣华“胡司令”?而与之PK的柳大华,亦是极具人气的棋手。然而,时过境迁,当围棋顶尖高手一茬一茬地更新换代时,人们发现,中国象棋领域,仍然是“棋坛胡司令,荣华一甲子”。

  2010年后,国内一线城市出现众多围棋于培训机构。杨柏伟认为,一方面,围棋培训之火热,主要在经济发达地区,特别是一线城市,而象棋更多扎根在中国广大地区,深入乡村。另一方面,围棋有中日PK,以及到后来的中日韩PK,产生了一种国际化的概念,使得棋赛的关注度上升。国际象棋,当年谢军、诸宸等拔得女子世界冠军,也起到了项目推广作用。而中国象棋,似乎只是中国人自己玩,尽管近年来,越南等国水平提高较快,但总体上说,中国象棋的国际化之路依然漫长。独孤求败的景况,反而让中国象棋的关注度不那幺高了。

  国际化让围棋更有“偶像感”

  3月16日下午,记者在普陀区一个商业区,看到某品牌国学培训机构的推广活动——摆了近十张围棋桌子,由该培训机构的学员,一些六七岁的孩子在那里对弈,以引起围观。

  这里是上海外环以外的普通社区。“阿拉大人,谁懂下围棋?很少!对过体育公园里,倒是有不少老头子在下象棋。”一位年轻的妈妈说。家里有长辈会下中国象棋,却不去教孩子玩,特地到培训机构花钱学围棋,这样的情况,在如今的上海,几乎成了普遍现象。

  这家机构,除了围棋课程以外,还有书法、古筝、《弟子规》《三字经》《千字文》诵读等培训项目,只要和人们印象中的国学沾边,这家培训机构都能提供培训。但问到中国象棋,机构从业者对记者说:“不准备开班,因为招不到学员。”中国的学问有“三教九流,诸子百家”之说,但如果细分下来,能摆上台面的,无非诗、书、礼、乐、易、春秋这孔门六艺,加之琴棋书画这些技能。而琴棋书画,传统认为,是琴瑟、围棋、书法、绘画。

  杨柏伟则对记者坦言:“现在,围棋培训火爆,机构如雨后春笋一般诞生,而中国象棋,在培训方面,显得工作做得不够到位。”不过,记者也注意到,无论在京沪穗等一线城市,还是在二三线城市,一些有中国象棋传统的公办学校,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这一项目。中国象棋之冷,主要在于社会培训机构较少而已。这显示出的,是一种市场导向。

  由于围棋的变化路数比象棋大,使得许多家长认准了下围棋的比下象棋的更聪明,下围棋能锻炼孩子思维能力。诚然,在高手对决阶段,围棋确实需要更多计算力,但在初学者阶段,围棋和中国象棋、国际象棋相比较,计算力未必有特别大的差异。

  杨柏伟说:“围棋也较为国际化,尽管中、日、韩的围棋规则略有差异,但只要事先声明用哪种规则,就能开始跨国比赛。而中国象棋,主要在中国流行、普及。”记者在韩国济州岛,看到有当地老人下象棋,但那是与中国象棋很类似又不同的朝鲜象棋。朝鲜象棋红绿双方的主棋不是帅、将,而是汉、楚,而棋盘上没有楚河汉界。

  朝鲜象棋明显是受到中国文化巨大影响,但规则已经和中国象棋有所不同。日本将棋与中国象棋的差异则更大,棋子是矩形的。也就是说,中日韩象棋规则已经不同,大家玩不到一块儿去了。唯有越南,象棋规则与中国象棋基本一致。

如果你喜欢本篇文章你可以分享到:0

扫一扫 更健康